Day 6。2019-10-03
Kibo Camp (海拔4750m) => Uhuru Peak (海拔5895m),路長 6 KM,爬升1145m

map2.jpg

01.jpg

半夜11點,領隊很準時地逐個帳棚叫起床。
起來後就是簡單地喝點熱飲和小點心,把攻頂包做最後的整理後就 gear up 出發了。

02.JPG

當晚的氣溫是零度下,下多少不曉得,但是到處都是細碎的冰晶就是了。

全身穿戴:

  • 薄帽一頂(裡面放一小包暖暖包,整個頭都熱呼呼的唷∼)
  • 刷毛護額(如果用的是比較後的毛帽可以把帽沿拉下來一點包住額頭,就可以不用戴這個護額了)
  • 刷毛圍脖(這個主要是阻擋冷空氣從領口灌入。我用圍脖是因為它可以拉比較高而不會像圍巾那樣覺得壓迫)
  • 便宜豬皮連指手套
  • 羊毛保暖衛生衣一套(上下半身都有)
  • 輕薄羽絨外套一件(當中層衣)
  • 可防風羽絨外套一件(當外套)
  • 冬季登山褲(雙層的,外層防風防潑水,內層刷毛穿起來舒服。這件我偶爾下雪天穿也很OK)
  • LED頭燈
  • 然後水袋包在中層衣和保暖衛生衣之間,放在身前

(關於水袋,我覺得領隊的建議蠻實用的:水袋不要放背包裡,而是放到胸腹前,包在衣服下,然後那個吸水管從外套的袖管穿過從手掌處露出來。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避免水結冰,因為外面的氣溫絕對是在零度以下,到日出至少要六七個小時,不注意的話水很容易就結冰。
這樣做唯一的麻煩是很難固定,領隊的建議是把上衣扎在褲子裡,然後把水袋放進上衣裡面。我自己的作法是用一個貼身防盜腰包,腰包拉鍊拉開剛好就可以夠水袋卡著,這樣就不用跟水袋肉貼肉了....
然後把水袋放前面的另一個好處就是重量的分配;前面幾天爬山的時候水袋都是放背包,重量都是身體後方。現在把水袋放前面以後,明明身體總重量還是一樣,可是就覺得輕鬆好多,背著個只裝了備用電池和雨具的攻頂包簡直就跟沒背一樣輕鬆∼ SO EASY ∼)

03.JPG

攻頂包裡裝的:

  • 頭燈的備用電池
  • 手持式GPS
  • 兩條巧克力棒和一條葡萄糖塊(巧克力棒我自己吃了一條,葡萄糖塊下山途中幾乎都貢獻給媽媽 Katarina 了,因為她整個人虛脫到走不太動)
  • 斗蓬雨具
  • 太陽眼鏡防曬乳防曬唇膏

04.JPG

每次休息的時候領隊導遊都會詢問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好幾個隊員都有比較強烈的身體不適,包括之前就有狀況的母子 Katarina & Calle,還有拉到虛脫的 Jens。
72歲的阿媽 Maj 則是在攻頂中途因為開始出現幻覺而下撤了。我後來問她發生經過,她說她連續幾天都睡的很差,所以雖然我們下午的高度適應訓練她還能應付(走的比我還快勒... ),但是真正長時間的攻頂就不行了。她說當她理解到她眼前開始出現幻覺她就知道不能硬撐下去,所以就讓嚮導 Anna 陪同一起下撤。

05.jpg

然後整個登頂過程其實我記不得太多了,因為我整個人很快地就陷入一種打禪入定的狀態....
這個說起來很奇妙,雖然在整個團隊裡我的腳程一向不是最快的,可是攻頂這段我覺得我應該是整個隊伍裡狀況最好的。
我的呼吸很正常,完全沒有急促或是呼吸困難的問題。我的心跳也很正常,幾乎感覺不到有特別急促的問題,而且事實上,出發前我還特意喝了一小杯咖啡增加心跳頻率(我對咖啡因很敏感)。
我甚至沒有用到登山杖,就是很悠閒地走在隊伍最後面...... 走沒幾步我就進入一種放空的玄妙狀態 (閉關),到休息時候就醒神過來 (出關),等到隊伍再出發走沒幾步我又繼續之前的放空狀態。
除了一開始出發(半夜那時候),之後真正回神過來就是日出那時候了;中間那六個小時就在重複「放空--休息--放空」中被腦洞吃掉了。
(幸好吉力馬札羅沒有黃色雨衣小飛俠,不然這妥妥就是會跟著走的傻樣啊!)

06.jpg

領隊問我是什麼秘訣可以一點都不累,我只能說「隨心意吃好、盡量睡好、不要緊張、就當去公園散步就好」。

關於行進的步伐,我覺得喪屍步蠻好用的;與其每一(小)步都抬腿,我抬腿的幅度非常小,反而是利用身體重心左右交換的方式讓身體自然前行;肩膀自然下垂、上半身非常非常放鬆,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保存體力,因為任何的肌肉重複收縮都會累積疲累的感覺,所以能放鬆的部位就盡量放鬆,必須用到的部位也用最放鬆的方式去使用。

然後個人覺得上攻的過程用登山杖其實蠻浪費體力的。因為使用登山杖就會需要上半身也用到力(登山杖本來就是用來減輕下半身的負荷),但是如果不是非常習慣用登山杖的人用起登山杖對上半身帶來的疲累感會遠大於對下半身能省到的體力。而且 Kili 的登頂本來就是要用極慢的步伐來走,用了登山杖一方面是很容易不自覺的加快腳步,結果因為要慢慢走又要特意放慢腳步,整個就是左腳踩右腳的進退維谷。

所以個人覺得攻頂上升過程中省略登山杖,直接放鬆身體用最輕鬆的步伐慢慢走反而是最容易的方式,到要下山的時候再用登山杖。
(不過說是這樣說了,後來下山我也幾乎是沒用到登山杖......)

07.jpg

08.jpg

等到再次回神過來就已經是日出那時候了;從山壁上回望 Mawenzi 的方向,霞光萬漲,瑞氣千條~
那個 Mawenzi 山頂上戴了一頂小雲帽真是可愛斃了 >/////<

影片中那個紅衣小女孩就是我~
想知道攻頂的行進步伐是什麼樣的可以點影片來看

10.jpg
到了 Gilman's Point 有一個比較長的休息時間,嚮導們拿出準備已久的甜甜熱紅茶分給大家喝,風景超好超愜意的啊~
Gilman's Point 算是抵達山頂火山口的邊緣了,很多登山客到這裡就折返了,可是這裡還不是最高峰地點喔!

11.jpg

陪我最長時間的嚮導 Calvin,才24歲,已經在山上工作六年了。

12.jpg

從 Gilman's Point 之後基本上就是沿著火山口邊緣走

13.jpg

終於,最高峰 Uhuru 在可見的距離內了!

14.jpg

Uhuru Peak!海拔 5895m,我終於爬到啦哈哈哈~(仰天狂笑)

15.jpg

媽媽 Katarina 的狀態很不好雖然經過休息跟補充糖份水份,但回程還是需要一點幫忙。
照她自己的說法:感覺很虛脫~腿軟了。

 

從 Uhuru Peak 下來回 Kibo Hut 原本是該照原路返回的,但是因為我(的膝蓋)實在是太討厭下坡,所以我就跟另一位挑夫找了一個方向一路滑沙滑下去.....
嗯,上山登頂花了差不多九個小時,半走半滑下來只要兩個小時半。
不過還是不鼓勵大家這樣做啦,尤其是如果沒有嚮導或挑夫跟著的話,很可能滑一滑就七天後才能回家了 (害怕.JPG)

    全站熱搜

    erat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