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albard map  

算起來,這是第三次進北極圈了吧 (究竟是有多愛進極圈啊喂 XD)

一次瑞典 Kiruna (Ice hotel、雪撬、鐵礦場),一次 Nikkaluokta(瑞典最高山)
這第三次就是挪威的 Svalbard 了

這三個地方雖然說都是北極圈內,但是"北"的程度大有不同
前兩者在北緯 67 度左右,略高於冰島最北端,差不多是格陵蘭南部城鎮的位置
Svalbard 則遠"北"於前兩者,位於北緯 78 度,在挪威本土最北角和北極點中間
也差不多是格陵蘭北部的位置了
號稱是 the world's most northern place with permanent population
(有些因紐特人的地方更北,但因為是游牧生活所以只能算是紮營地而不是常住地)

 
之所以會來到 Svalbard 主要是兩個契機:

幾年前的夏天去瑞典中南部的糖果小鎮 Granna 時碰巧參觀了一個博物館
這個博物館是紀念極地探險先烈之一的 S.A.Andree (他就是出生於 Granna 小鎮)

他的夢想是搭乘熱氣球(19世紀末是熱氣球和汽船航空發展的高峰)橫跨北極點
可是他最後也是死於這趟夢想旅程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隨船的兩位助手其實死得很無辜;
其實他們的熱氣球一出發沒多久就有問題了,助手們就有問說是不是該放棄返航
結果自信心爆錶的 A 先生堅持說沒問題,所以兩個助手也沒堅持,就繼續飛
等到後來墜毀的時候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掉在哪了,也沒辦法求救
勉強爬到附近的一個小島試著獵捕海豹等野生動物來撐過那個冬天
到了夏天或許就有補鯨船通過,那就可以得救了
只可惜,老天爺沒站在他們這邊,最終他們還是沒撐過去
三個人一個個的餓死病死,全喪生在白茫茫的雪地裡

所以我一直覺得根本就是這個 A 先生自信過頭才導致三條人命的慘劇
他之前的幾次熱氣球探勘之旅就已經有問題了
之前的伙伴質疑他計畫的可行性他就裝傻或嘴硬
完全拒絕正視熱氣球在這種用途上的致命缺陷
在最後一次的嘗試上又拒絕聽從助手的建議返航
導致最後墜毀在完全無知的地方無法求援,因而全員喪命

而他們最後的這一次死亡之旅,出發點正是 Svalbard

polar bear

除了 Andree 的極地探險悲劇之外,另外一個驅使我來到 Svalbard 的原因是大約兩年前在電視上看到的一個紀錄片:一個丹麥的樂團特地跑到 Pyramiden 來錄製「廢墟的聲音」

Pyramiden 是舊蘇聯時期的一個樣版礦場:
全員快樂健康、生活積極向上、薪資優渥、產出優良
可是如同其他樣版農場樣版公社一樣,這樣的美好表象背後其實是有很大的資源投入的

到了蘇聯末期,產量已經節節下滑,礦場公司也開始裁減人員
直到蘇聯解體後沒多久,在1998年,Pyramiden 正式宣布關閉
礦場公司遣散了島上的所有人,只留下兩個人照看剩下的建物設施

想像一下在好幾個月的極地永夜裡,整個島上只有兩個人,沒有網路沒有電話,跟外界斷絕通訊,唯一的朋友只有偶爾出現的北極熊(是敵是友不曉得,看牠肚子餓了沒..),補給船只有夏季才會到來
這樣的生活感覺就很..... 挑戰人類生理和心理的極限吧


為著這兩個原因,我們心裡一直想著有天一定要來 Svalbard 一探究竟
所以今年八月,我們來了~ :p

 

nybyen

八月底的 Svalbard 是旅遊旺季的尾聲,夏季喧鬧的城鎮一下子沈寂下來

雖然是旺季尾聲了,可是因為我們停留的天數較長,大部分的旅館反而無法提供房間
所以我們只好住到離 Longyearbyen 市區約兩公里遠的 Nybyen 的 Guesthouse (上圖中右上方墨綠色的兩層樓木造建築)
Longyearbyen 和 Nybyen 兩者之間就一條大馬路連結,但是沒有什麼公共交通工具可以搭,步行是除了計程車外唯一的選擇

(Longyearbyen 是 Svalbard 群島的首都,取名自來此開設煤礦場的美國商人 John Munro Longyear
在他之前雖然也曾有英國人荷蘭人嘗試在此地採礦,但都沒有得到好的產出而宣告失敗)

sign

第一天進到 Guesthouse 安頓好行李之後我跟史老大就一路走下山到市區裡閒逛,順便問問有啥套裝行程一日遊可以參加
市區不少商店都會有這個禁帶槍枝的標誌
Svalbard 因位在極圈內,又有不少冰川冰架,所以附近也有不少北極熊在遊蕩
基本上出了市區就得隨身攜帶槍枝,或者是跟著有帶槍的當地嚮導
我們住的 Guesthouse 就在安全區的邊緣,不遠處就曾經有北極熊出沒的目擊報告
據說在冬季偶爾也會有北極熊不知是迷路還是餓瘋了,就真的一路逛進市區裡
所以即使在市區裡偶爾還是看得到有人背著槍袋
通常進到餐廳或咖啡廳的時候可以把所持的槍枝交給服務生暫時代為保管,用完餐再取回
有些地方則是不准持槍進入的,沒有代管服務,槍枝得留在外面

houses

市區很小,就這些房子再多一些而已
房屋倒是色彩繽紛,可能也是冬季一片雪白蒼茫裡唯一的一點顏色了吧

IMG_0928

對岸的小山頭。才八月底就已經開始又積雪了

gray

北地天氣多變,才一個小時燦爛的陽光就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暗霧茫

kitchen

Guesthouse 裡的公用廚房

整棟 Guesthouse 大約有15個房間,可以住大約3、40人吧
我們住的時候只有半滿不到,連我們在內每天有三組人馬要做菜吃飯
我跟史老大每天就做些簡單的炒飯炒麵做晚餐,中餐通常在市區裡吃或是參加的行程裡有包含
另一組是一對印度夫妻,非常挑剔。
由於是吃全素,她煮菜的時候我不能用旁邊的爐子,因為「要避免我們的葷菜有油星會濺到他們的鍋子裡去」  Orz
第三組是一位挪威先生和捷克小姐,同居多年(忘了他們結婚了沒),來 Svalbard 過週年慶
由於是週年慶,所以每晚那位挪威先生都會弄出一桌含前菜主餐和甜點的套餐,外加幾瓶紅白酒,非常搞剛

由於印度太太的龜毛要求,導致他們獨佔廚房時其他人都得往後排,我們第一天的晚餐很晚才上桌
學到教訓之後我們就曉得要早點回來用廚房,至少要趕在印度夫妻開工之前先進佔廚房

這個廚房小就算了,那個鍋爐還常常斷電
上面的四個電熱爐和下面的烤箱是一起的
不曉得是不是電路設計不好還是保險絲太纖細,有時候兩個爐子一起開火就會跳電了
這時候就得有人爬到水槽下方去把插頭拉掉重插,爐子才會重新供電
每天晚上作一頓飯都要跳個兩三次電,有時候情況糟糕甚至是一晚五六次跳電
真的是........ 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 =

 

創作者介紹

愛睡愛吃愛駱駝

erat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