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kupationsfestivalen (瑞典文,英文是 occupation festival) 是這週末發生在 Lund 的一場關於青年居住問題的遊行抗議活動
主要的議題是很多青青年(18至二十幾歲以學生族群為主)在想要搬離父母家或是尋找學生宿舍以外的居處時遇到困難
尤其是在 Lund,這邊一房二兩房的小公寓市場基本上是很飽和,並不容易找到要出租或出賣的
即使是有要租或要賣的,價錢也通常是一般學生或青青年無法負擔得起的
所以這次活動的抗議主題就是希望政府和各政黨能正視青年居易的問題
主張政府應興建更多的出租國宅來滿足有這樣需求的青年

活動內容除了演講和遊行外,一部份的成員也會試著去佔領三間在 Lund 市區但沒人居住的空房
他們的口號是:All Houses are everybody's house;如果不是有在使用中的房子就應該開放給有需要的人使用。

這是遊行隊伍正好經過我們公寓樓下的景象:




警察們是全程在旁邊待命避免有任何意外衝突產生
(不過通常警察都是衝突產生的目標就是了... = =)


可以看到參加遊行的大部分年齡都頗輕
較少中產階級全家扶老攜幼來參加的







瑞典其實是一個共產主義意識很濃厚的社會
從早期社民黨執政所號召的「從墳墓到搖籃」,以及高稅制高福利路線
其基本精神就是要避免一個社會裡有極窮與極富的差距
所以像這樣的「All houses are everydoby's house」出現在瑞典,尤其是大學城的 Lund,並不令人意外
活動的背後也是由左翼學生團體 (Smalland Nation) 大力支持

但或許我被資本主義浸染太久了
在我看來,這次的活動目標並不真的是為廣大民眾謀利
以他們所詬病的 Lund 居住問題,其實很多在 Lund 上班的人都是住在附近的衛星城鎮或是隔壁的大城 Malmo
以 Malmo 來說,距離不過 20 公里遠,而且又有許多待賣待租的公寓樓房,價錢也都不算貴(Lund的房價比Malmo高許多)
所以說,想要住在學校附近地段好屋況好又不想付出市場能接受的價格,無異是奢求白吃的午餐一樣
尤其是在 Malmo 其實有很多政府擁有的出租公寓大樓卻沒有人想住而整片社區放空
兩廂對較之下,我個人覺得他們這次的活動很沒說服力

報紙上也針對許多民眾做了訪問
很明顯的看到年齡較大者(有工作有收入)基本上是持反對意見,並且認為這些青年應該尋求民意代表的幫助
但是我也同意一些青青年們所說,他們不是沒試過爭取民意代表和政黨的關注與支持,但一直不受重視
也因此他們會決定採用較激烈的路線表達他們的意見和不滿,希望能引起社會的注意和討論

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覺得這部分應該交由市場自行決定
想要住到自己滿意的房子,就要自己努力工作掙取
沒那個條件,就乖乖摸鼻子先接受能負擔得起的住處吧!

瑞典的孩子,某方面來說,真的是被寵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ratolin 的頭像
eratolin

愛睡愛吃愛駱駝

erat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